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02|回复: 15

[【现代诗歌】] 【零度诗刊】选稿截止到10月中旬,该帖子是汇总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23-8-24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零度诗刊》秉承心态、欲望、名利归零的宗旨,倡导“立足母语、直面生活,情感抒写、道以为诗”写作理念,听从于诗歌的原始感召以探究汉语语境下的诗学存在而力求重现汉语的历史命名,真实还原当下民间诗歌的诗性本源,以构筑民间诗歌应有的体貌、骨骼及精神走势。
    《零度诗刊》,纯公益性民间诗歌平台,每年四期(已连续出刊48期),每期128页,诗刊致力于民间诗歌生态的构建和呈现。刊发作品涉及中国大陆、港澳台及东西方国家,涵盖藏、彝等少数民族;创刊以来,一直坚持进高校、进企业、融入自然等方式举办各类诗歌活动;同时通过微信平台全方位二次推广作者作品,挖掘和呈现民间诗歌文本是我们内心的许诺,这也是属于“零度”的风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中文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2铜板 +70 收起 理由
香染 + 50
琏璐児 + 20 赞一个!手掌都拍红了!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香染  在2023-8-24 20:0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4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自荐或者推荐,把诗歌发在评论区 ,有样刊无稿费

点评

哈哈,有刊无费,真符合我们这里的气质  发表于 2023-8-30 11:52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4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暗夜
心若菩提(河北)

我想知道这悲伤来自何处。我低着头
看见悲恸的交织
飞鸟飞过荒草
黑云在河水中种下
分散的梦
时辰蜿蜒而过凌晨的基点
--退后
在一间拥挤的暗淡的屋子内
白布包裹着另一处湖泊
我被笼罩,无法征服

此时仿若有巨大的集聚
朝着生命的彼岸
交接
众神的天堂覆盖着众生的留存
在四点钟
黎明透露着曦光
原始一蹴而就的开始了缠绵
暗夜时分的蓬松
开始沿着身体骨骼的脉路
制造属于它自己的堡垒

于是你有过模糊的意识
云层在乌篷船内荡漾着
都像生命活着的时候不曾凝固的泪痕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鲜花(1307) 鸡蛋(2)
发表于 2023-8-24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送朵花花,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5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夏末

她们喊着与草原缔造一场热恋,
身体却与城市做了爱。

美丽的格桑花还未绽放,
她们体内深藏的子宫,便开始析出七月的结晶:
校园里流浪的孩子,巷口望眼欲穿的老人,
山旮旯里嗷嗷待哺的婴儿……
一幕接一幕。通往故乡的路——
那么长,那么远。

格桑花,格桑花!
疲惫的时候,她们也会对母亲念念不忘
——而爱,像一颗钉子,
钉在城市的塔尖上,
闪闪发光。

拿什么给你

故乡的小风筝还在,巷口的猫猫也跳起舞来。
好想编一个故事给你,摸及口袋里的纸都是空的。

只剩下一颗发霉的种子和一瓣风干的果皮。
我知道你一定喜欢樱桃的味道,可那些都是儿时的游戏。
族人的女儿红像一首歌,映着秀山的绿——
摇曳着,那么美,
那么甜

我的南方,黄昏的影子,越发瘦弱。
我看着它,像极了明天我遇见你时的样子,
好想采一片夏日的风给你,却逃不过六月扯红了手指。
夜幕降临,天空淅淅沥沥飘着雨。
秀山的美,越来越远。于我——
是那么遥不可及。

土家人的洞口啊,那一瓣瓣被七月流放的时光,
那一节节被清风唤醒的惊喜,像极了一瞬间

——这个夏天带给我们的,
最后一瓣记忆。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6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雾桥的诗

汪洋

搂过雪的腰肢,整个冬季
除了风,还有什么羞于启齿

往南一步。结痂的河床捧出部分柔软
黄昏顺势摇晃
跃出村庄

而我一想他
新升的月亮几乎就要掉下来
我的怀里种满汪洋



荷风亭晚


他垂下手臂。如莲叶,停在风里
想问一句先生,那波光与水纹,你可还记得清


借着月光,我也同样说不出啊,哪片安置烟云
哪片,极尽一生

我只能俯在夜的膝头,悄声道
先生你看
三月与一月,已隔了山川半壁


痕迹




无法说清风的方向
四面八方的云聚云散
仿佛一场试探万物轮回
香气逐渐成泥,虫鸣交替将回忆搬出海
我内心空如荒野 ,为了守备你的来去

我想起那个午夜,风声与心跳倒置
云烟佐酒,月光次递飞溅

多年后我的痕迹依旧完整,而你站在如鼓的夜色中,
判若当年
经过沙尘与钟声。九年漫长且汹涌
今我重新在晴空下写字
以花朵的姿态,连接着过往丝绸般的抖动

我知晓被封存的片段将继续崭新
雨水背后,你湿漉漉的笑
向我的痴哑与阴郁,展开了双臂

行走


那个酒后握着手机不肯入睡的人
黄昏覆盖他的身体,他的身体
是大风惊醒的回忆

伸手触摸细雨,秋叶斜飞
深埋泥土中的隐忍被光芒惊悸
金黄的风在传唱
只有风在传唱

秋信远了又近

甜蜜与忧伤像两只彼此相拥的小兽,轻舐着无边岁月
无数个空寂的夜晚抵首而行而我都不能发出声音

我不能发出声音
所有的风雨都是远道而来的信徒
落叶是命运之轮的判决
他笑着任它来往
在季节中没有慌张

他的目光寂静
似阿拉善月色的冰冷
我不敢想
我无法询问

远隔天涯时,天涯是一片云
当风吹动树林,也请吹拂光阴







点评

奖励个美女的话我就不辛苦了  发表于 2023-9-1 15:10
辛苦香帅帮我缝缝补补,嘿!  发表于 2023-8-26 22:40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6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末的诗



她们喊着与草原缔造一场热恋,
身体却与城市做了爱。

美丽的格桑花还未绽放,
她们体内深藏的子宫,便开始析出七月的结晶:
校园里流浪的孩子,巷口望眼欲穿的老人,
山旮旯里嗷嗷待哺的婴儿……
一幕接一幕。通往故乡的路——
那么长,那么远。

格桑花,格桑花!
疲惫的时候,她们也会对母亲念念不忘
——而爱,像一颗钉子,
钉在城市的塔尖上,
闪闪发光。

探戈

路过中心书城广场
我看他用一只脚压纸,另一只脚画画
他画万里长城,上海大剧院,北京故宫
接着画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
布拉格之恋——空中的探戈

身旁的哑女人不停给他叠画,收钱
偶尔也给他拭汗

他们没有去过阿根廷
没有去过塞纳河畔,卡尼尔宫
没有去过上海,北京,没有去过大剧院
甚至没有去过任何一个
拥有名字的舞台

呵,阿根廷!
哦,布拉格——

艺术的进步在于
不管是贫穷,饥饿,还是失去双臂
任何人都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
练习探戈

何似在人间

何似在人间

A君,我认识的一个画家

华北水灾那年
他在黄河边上开了一块墓地
独自守着一座坟场

他画骷髅,亡灵,也画圣母的雕像。偶尔
也把自己揉成墓碑上的月亮

万籁俱寂。他在深夜打开亡灵书
寻找荆棘,松林,鸟,没有暗涌的沙滩
和沙滩中隐匿多年的阿多尼斯

他不知道,阿多尼斯
早已在森林中更衣,换了一副模样

至今没有人知道
在众多亡灵中,他也是其中的一个——

他的母亲在他十岁那年远走他乡
他的弟弟在去年夏天溺水而亡
他的爱人早在十年前失踪,至今没有下落

为此,我多次扮演英雄
捶他后背,掐他人中,发现他还有呼吸
我却禁不住多次忧伤,并一再拒绝
在墓地,与他合唱

多年以后,路过那片墓地
我才发现——在他的坟前,始终有一条小径
通往维纳斯的方向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8-2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尘纪

桃花来的时候
酿酒师不能在自己的体内完成祭祀
于是她着急啊
她去了遥远的稻城、蛇湖和牛奶海
扎西老爹亲手为她献上哈达
且允许她亲吻翡翠色的白水河

我站在镜像外,吹着九月的风
看着合欢树从高原上走下来
我们彻底决裂了
我只能向下去寻找活着的骨骸

西风挣脱天空的束缚降落原野
给野孩子以慰藉
原野生存着从我意识里盗窃的幻术
于是星星落下来
落在我做梦的脑袋上

当竹林寺在黑夜的湖水边超度万物的形态
我则进入千里之外的缝隙
寻找须弥山

这是我们共同看待山的态度
她走在了山的前面
在我薄弱的嗅觉上给了山体致命的微笑

我被掉落,从淮河仍到沱河,从巫山仍到紫云山

她跨起行囊徒步在菩萨洞,野马在白云上相拥
途径雅安、荥经、汉源、石棉。穿越干海子、双螺旋隧道啊
最终走出了我高傲的头颅

我失去了思考的机会
在一棵被秋风吹得簌簌作响的菩提树下
奉献泪水

2023.08.29

暗夜

在这恐慌弥漫的秋天
匆匆过河
我和你共用一双眼睛
用肉体去爱你

火红的石榴树与原野骑马的官人
我十分想念天空中飞鸟的嘴唇
你为什么躲在玉米地中没有穿鞋
你赤裸着胴体
问我索取秋天的雨水

当他们将雪白的银锭送到家乡
我住在枯萎的树上
一言不发

我向那哭泣的沱水奉献孤独的情人
最后我带着我的父亲
奔赴黑夜

我为什么不能在石榴开花的时候
哭泣你

2023.08.23

立秋

亲爱的湖水
晚上九点,路灯穿过星辰似的
紫藤树落花而游弋
这是马甫城
拥有着浅褐色肌肤的水源
流着金色的血
你要对所有人说:化作秋水
你可以对所有湖水说:这是青草
放牧月光的西克莫槭树叶
在黑暗的碎片中
撒下白雪
悬铃木偷食着佛光
血浆果在蓝色的远方成熟

漫步于微光中的黑色皮鞋
在寂寞夜色中打开门
一个年轻人站在黑暗中
面容苍老
此刻荷马只是一位失眠的老人
曼德尔的眼中没了暴君
生命在虚弱中流动
我点燃香烟

七月的草地嘴唇翕动
说:瑟拉
“这是为了永远”
一只老旧的铅笔手
在乳状石灰板上写下自由
马蹄声坠入深渊
通向谷仓的路上堆满了黄金

香烟烧至手指
佛光寺的角钟想念着斯奈德
爵尼手表发着蓝色的光
在蓝色的时辰里摇曳
青草回来了
在黑夜中
仿佛醉酒的玫瑰
落入深渊


杂诗

把我的头颅抛出
在这把镰刀得意的
飞舞中
做孤独的瞭望
            ----马拉美《圣徒约翰的赞歌》

炎热的八月骰子一掷
某个朦胧人物
在褶皱的原野上自我割裂
蓬松的杂草覆盖着一座座孤坟
马甫城像一朵堕落的鲜花
沉浸在光芒背后的声音有些颤抖
眼睛虚幻
似乎在找寻真相的完美结合

“我不希望你们的天真寂静
只为了征服肉体”

这倦怠的藏在笛子中的邪恶飘过广场

我继承了房屋
一支玫瑰漂浮在黑暗里
我父亲留下孤独的石砖与青瓦
因其过于微弱,留给我一双无法接触飞鸟的手
奥维德诅咒令人同情
在我羞愧的身上战乱不平

香水瓶破碎在地主家的床头
最是留恋暗红色的长袜长在女人的身体上
饥饿开始鄙视饥饿的出身
当放荡的长夜上升
酒色渲染狐狸统治的天空
野蛮人无声无息死去
给我羞耻
在不知名的时空中
蝴蝶纷纷逃离

我恐惧风,陷入睡眠的假象
帕斯卡身在深渊,和我们一样
我翻了几本红色的书页
看不清月夜愁容
一列列符号开始出现在殿堂的肌肤上

“老懦夫,你来迟了,只要死亡为你作伴”

我的白发爬满头顶,牵涉着一个不足人语的秘密
腐烂在体内
我用惊恸的喘息反抗
卖身为荣
罗马的安乐窝里站满了殡仪队
定义的难民被驱逐

基西拉岛啊只剩下绞刑架
钟声在白色的泪水中长鸣

2023.08.06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鲜花(25) 鸡蛋(1)
发表于 2023-9-1 1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好人好时光,愿岁月静好愿你我相遇皆淑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8)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3-9-1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染的诗

白露
文/香染

暑意还未褪尽,秋天便被打开
篱下的菊花已排排站好,望向南山

晨间的钟和暮时的鼓
响着似是而非的音
时光被拉长又被缩短

漂泊的光阴赤脚上岸
看云敲草木,遗漏秋意两行
暖阳清寒,繁华苍茫

无需大悲大喜的章节
与秋有关的词句已走出诗经
蒹葭倾倒,白霜模糊
且荡漾

【流浪】

一种情绪无法驾驭
在空旷的山水间
穿梭荒凉,恍如昨日

风吹着来世今生
无止境的漂泊在
一个叫做红尘的渡口

时光远了静了
目光中衍生出无限墨色
飞鸟掠过,徒留只言片语

终究有一条路
会在是非间展开
划开暗夜的河流
走过荆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中画网 ( 蜀ICP备11021737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4-5-19 21:50 , Processed in 0.052805 second(s), 20 queries , MemCached On.

上网要文明 发言要理性

Powered by Discuz! © 2008-2023 YinHuaBBS.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