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6|回复: 4

[【现代诗歌】] 大坝组诗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69) 鸡蛋(0)
发表于 2024-6-9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穷野》

每天面着冲天的浊浪
与荒山的**对抗
自称战士,但不扛枪

名声与收入的相互制衡
有点类似于天公不明,地格不全
这种孤独,大禹斩繇时有之
愚公搬山时,也曾分秒必争过


用其老叟之智
扩其青壮蛮力
记载功德,遗写失策
觅历史长河而无涯
乃至龙宫深处,每一处不毛之地
在行者脚下,走得都是虎虎生威
景明春深

一展顶风之旗
站在太阳每天升起的地方
代替所有默默无闻者
向世界宣扬、诠释
死亡与命存的意义

《两山拥抱》

就像情人一样,拥抱在庙堂
并且开始否决,“普罗米修斯”盗来的火种

一座电站,凭空飞架,我们是野生的
天埑通途者。我们是凡人,我们
只站在山巅,看江河的不竭之势


搬山的蚁族人
伐尽阻石
架长梯入云
肉身走成峡谷
灵魂寂归隧道
磅礴的墓室与铅的棺椁
在坦荡的故道上吹热血,也令花圈的风
向昆仑山的方向猛攻冷气

《三山见圣》

炭烧千年白玉,构造于岁月不朽
江河大计,浪花的轻盈与肌肉
誓为天下苍生谋福祉
在一座座土房子里蜗居
于一排排石墙上瞭望
没有光的日子,是黑暗的日子
没有火的世界,是可怕的世界

木板拼凑的一张床,几条简装的板凳
就构成了“家”的新元素
为一轮红日,照耀子子孙孙
我们目无仙踪,我们只膜拜
从人烟绝迹之处,寻来火种的吉卜赛部落

我们不要那么多虚伪的,假如的,必须的,
应该的
风生水起

我们是蚁族人,只在云堤上书写传奇

《青丝霜茬》

今夏,山风凉凉
望水上矗起的一座座电站
青丝不由多了一层霜茬
前面青山
后面绿水

我知我所遥望的
擎天之碑
厚砼浇筑的岁月
还很漫长
自认才子风华
不过是自酿的一杯悲悯之酒
灵魂和肉身随时都会
幽入死亡的谷塔

蛮荒中,一路凯歌
复耕着,到天明

上一辈人的骨头
与“世界屋脊”一起融合

朝夕间,峡谷大坝必会
电流滚滚,灯火万家
湖光山色,借得百姓一餐

而今夜,我的青丝
为何还会多了一层霜茬?



《一座行走在北方龙宫上的电站》


浪花飞奔,单薄而有力的肩膀,征杀中,
从二十岁悲怆的春天,就开始铸碑
一根根竖在洪水中的钢筋,威慑着
无法安澜的黄河旧貌,长征的队伍
它们唱的是正神之歌

天气晚凉,青海山体的四周骤然起风
他淤血的体内藏有早年的一片落叶
这么多为一座山而牺牲的小生命
它们不会轻而易举地向魔鬼的瞳孔曲服

金黄的菊花,耸入云层的杉树
还有疾走在石头上的龟壳、秘林里的
水上餐厅。静止时,如神的钟摆
电闪雷鸣时,在青海,眼睛背叛心
是视觉上的无边富有


不止一片落叶,还有顽皮的笑声

人与自然合体的哨卡
海拔两千米之上的红高粱、黑牡丹
像小树林里刚刚谈起恋爱的青年情话

尘世大雪,纷纷凝聚着
太阳般升起的民意,他们要给
远道而来的迷你裙、口红、和田玉、
金手镯、烟花,献起藏民喜剧式的高山花环

赶潮人,金戈铁马地拥挤在班车上
流水昨日的循化城
鞭挞几行较为出色的巡游诗
惟那片落叶,最先洞悉了天机
每天的凌晨四点
都能听见萨拉族的阿訇唱念几段古兰经

这便是一座行走在北方龙宫上的电站
寂寞而高冷

当几只螳螂在坝体的树上画几页图纸
一座山体的走向
就必须向人们低下忏悔的头颅

飓风的日光下,土层里的汉字
与一簇微小的电流
优昙花一样的神秘与繁廷生息

只有四海为家的浪子们拿青春赌明天
肤色与胸膛,才会与太阳的颜色
接近得如此契合而又无悔

《朋友的名字叫鹰》


鹰,避开兵不血刃的长啸
与不入流的道术超渡
埋在,西宁市的北山


灵魂是否还需要在爬山的俗世里奔放

不远处的葬天台常有祀火隆重举行
幽幽暗暗中已招来,不驯与桀骜

当发电的机组,回到2003年的冬天
电脑的程序,还溅飞着昨日鲜血的绞痛
喁喁无力的骨头,随着进水口的流水哗哗
又有谁能听得清,那是流亡在狂沙风暴中的鹰

是那些无意间的猝亡,酿成了
二十岁至六十岁之间的悲伤,倥偬一踞
他们早该化作一些黑色的鹰鹫
沉默于涵养

自作一次撼天动地的征战场面,也是
微弱的火丝,一遍遍地在崖间,上下翻飞
黄河之水,清澈见底,也冰彻激骨
山石间的爆破,肉身在痉挛间的摧毁
只是一瞬,尸身在血污间的挣扎
也是一瞬。就像与史诗绝缘的葬礼
它不叫清烟古冢。席位与荣光
在野心家的精神谱系里,不禁抬起头来
底线盘绕在民族信仰的山头
仍以默哀还以祭奠

但,朋友的字眼,无形中
却成了很多人宿命的缩写

我的诗句,也许只能停到这里
在暗河汹湧的流浪异途
我有一个朋友,他名字叫鹰
埋在西宁市的北山……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板 +20 收起 理由
明月印 + 20 不是因为和垚兄有约要读蚁族诗爬上来滴…….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鸡蛋

明月印  在2024-6-9 15:09  送朵鲜花  并说:不是因为和垚兄有约要读蚁族诗爬上来滴……是因为这组诗真的让我感动、赞叹才登录滴……垚兄诗艺越发精进啦……雄豪之中蕴含悲壮,有史诗风味,赞赞赞!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6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4-6-9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承蒙公子兄看得起,先谢过了…
这组诗里藏了我二十多年的感情,五年的青春,青海是我灵魂的第二故乡。个别句子还需要再打磨一下。这组诗出来,我想,以后我再写青海,应该不会写水电站了,我把这些感情掏空了。应该会从其它角度写青海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09) 鸡蛋(0)
发表于 2024-6-10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青丝霜茬》这个很好,可以在打磨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38) 鸡蛋(0)
发表于 2024-6-11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组写得不错,先精华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69)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4-6-12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末 发表于 2024-6-11 23:28
这一组写得不错,先精华了

谢谢末末与香帅!这组诗的雏形写得很早了,只不过那时候的语言太过啰嗦。当时《青丝霜茬》这首,就在水电四局第一施工局内刊报上发的。2003年,单位给了100块钱的奖金。原文要比现在长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中画网 ( 蜀ICP备11021737号-2 )|网站地图

GMT+8, 2024-6-14 11:43 , Processed in 0.03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d On.

上网要文明 发言要理性

Powered by Discuz! © 2008-2023 YinHuaBBS.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