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8|回复: 45

[【散文小说】] 长篇扯淡故事--------我tm是谁?(更新到第五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喧嚣的酒吧,震耳的音乐,昏暗的灯光、纵情的男女。

我躲在一个角落里,用最简单的科罗娜掩饰着内心的一丝不安。不善于喝酒,也不爱喝酒,但是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世界,是躲藏起来的最好场所。
当科罗娜进入喉咙的瞬间,才是这个世界给我最真实的反馈。

“帅哥,请我喝个酒吗?”一个娇媚的声音透过震耳的音乐,钻进了我的耳朵。

“没钱!”我头都没抬,因为我没必要抬头,纤细白嫩的两条腿就在我眼前。

“没钱?一杯酒又不贵,小哥哥不会这么小气吧?“女孩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还轻轻的推了推我。

“桌上的随便喝,我没钱了。“我冷冷的回答,我真没钱了,过了今晚,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

“那我们出去喝,妹妹请你呢?“女孩两只手缠抱在了我的脖子上。
女孩的脸蛋几乎贴在我的胡子上,我喝一口酒,然后悄悄的将酒瓶在手里滑落了些许,本来手里的瓶底,变成了瓶嘴。

“喝吧!”我用下巴指了指桌上剩的啤酒。

女孩没有去喝酒,我也没有客气,手中的酒瓶已经砸向了女孩的头颅。

我没有看到女孩的脸,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笑,那一抹微笑。

不出意料的酒瓶子落空了。

女孩本来缠住我脖子的胳膊,再发力前,被我躲开后,抓住胳膊扔了出去,女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站在六米开外,微笑没变,改变的是女孩的手里的那柄闪着寒光的匕首。

借着闪烁的霓虹,我感觉到了还有向我靠拢的气息,这时候硬碰硬肯定不是个优秀的选择。

   不能往门口冲,也不能逃往后门,一定都堵死了。

   当我打破玻璃从窗户跳下去之后,果然,这里人少,一个倒霉蛋被我狠狠的砸到了,我顺手从他口袋里,掏出了钱包。

    在夜色的掩护下,我钻进了黑暗。

    我记住了那个女人的脸,她叫于飞,我第一次见她是在一周之前。那也是我这莫名其妙事情的开始时间。

    那个下午,我永远记得那个下午,没有风,太阳也不是那么的火热,空气中带有一些阴冷的潮湿。

    当我拿着咖啡从肯德基走出来的时候,我记得那是下午4点35分,那个时候,我要去幼儿园接女儿,但是当我走出肯德基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车不见了,明明钥匙在我手里,但是我的车就那么消失了,无影无踪。

    “我车被偷了!”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孩子你能接吗?”

    “你,车子被偷了?”电话里妻子的声音很熟悉,但是有一丝不该有的感觉。

“你有麻烦了?”我压低了声音。

电话挂断了。

再打,忙音。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中闪过。

我从街上拦了一辆出租,急速的奔向女儿的幼儿园。

“您好,林溪月今天没来啊,不是请假了吗?“幼儿园老师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淋在我的头上。

我亲自送来的,怎么会请假呢,这种事情怎么能错呢?我根本不会记错的。

我没有和老师争辩,我没有那个时间,妻子的手机不再接通,而我焦急的看着一个个的红灯。

当出租车停在楼下,我掏出费用没等到找钱,已经冲上了楼。

输错了两遍密码后,我开始敲门,呼喊妻子的名字,无人应答。

三次深呼吸,我强迫自己稳定下来,终于有些抖索的手指,在不太灵敏的密码锁上,按出了正确的数字。

屋里空空如也,仿佛我刚带着溪月下楼的样子,我能嗅到那个来不及清洗的带着早餐牛奶残余的杯子的味道,我迅速在屋里转了一圈,我居然发现了女儿的书包,而这个书包,是女儿去幼儿园每天背着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里?

女儿今天穿的衣服不在,昨晚洗完还在晾晒的衣服还在阳台上挂着,一切都那么熟悉,但是我总觉得一丝不安,仿佛整个世界都怪怪的。

我翻看了家里电话的记录,今天没有电话打过来,绑匪会联系我还是我妻子?如果现在妻子和女儿都在他们手里,他们诉求是什么呢?我的大脑在飞速的旋转,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门外按动密码的声音。

我扭头看去,心里突然放松下来,妻子抱着女儿,进了家。

但是我看到了妻子那惊恐的眼睛,那已经开始有些发抖的腿。

她身后,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板 +50 收起 理由
香染 + 50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妻子眼里的恐惧,我脸上的疑惑,对面的我脸上的不解,孩子的迷茫,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是谁”我们同时喊了出来,对面的我一瞬间就用身体隔离开了我和孩子。

“你想多了,我不会伤害他们的,他们是我的亲人!”我盯着他的眼睛。

“你到底是谁?”他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是所谓的我吧,但是为什么会有你的存在?”我故意的将视线看向了家里的陈设,“3000块在哪里?”

“嗯?”对面一愣,半回头看了看妻子,又看向我,“书柜上面《中华人名共和国税法》里面夹着呢,还有一张缺个角。”

他准确的说出了我小金库的藏匿地点。

我靠,这是我自己的秘密啊。

无法接受的事实,就这么样的发生了。
妻子迅速的带着林溪月消失了,临走时说回娘家了,也对,这是保护孩子的最好方法。妻子在该做决策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

我和他,四目相对。

房间里,诡异异常。

我们都在宣誓着对这所房子的主权,当两个雄性动物无法用嗓门决定胜负的时候,只能是体力。

因为在我们的双方的眼里,对方都是危险的闯入者。基因里的记忆,不允许有人闯入我们的领地,这是千万年来刻在骨子里的记忆。拳拳到肉,狠辣异常,如果有可能,我们甚至想杀了对方。

但是,几乎百分百相似的两个人,是分不出高低的,我们甚至同时扑向了厨房,然后相互用刀具逼住了对方,两把刀就像核武器一样,同时稳定住了局面。

我选择了离开,我看到了地上的那些东西,结婚时的东西,出去旅行买购买的摆件,我舍不得了,我离开了那个房子。当然在临走前,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走了,在事情搞清楚之前,保护好自己和孩子,然后,我挂断了电话,那个时候,北京时间18点40分左右。

我徘徊在家的附近,我无处可去,熟悉的城市,此刻变得如此陌生,陌生到我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天下之大,居然没有我的容身立锥之地。

我找了个酒店,带了些食物,把自己关了起来,我得理理思路,我觉得我可能是出了车祸,然后我现在是在我的梦里。

这一切都是一个故事,一个或者科幻,或者魔幻,或者剧情的故事,但是到了我个人身上,就他么是一个事故了,一个难以处理的事故,没法让我找到解决方案的事故。

我如果实在梦里,我现在从楼上跳下去,会不会醒来,结束这个噩梦,我在窗边看了看楼下,我犹豫了,万一呢,万一没醒,我本来就琐事缠身,再架一副拐杖,那不是作死吗?

我的目光透过那堵透明的墙,落在了浴缸上。

当我第十几次再水里憋得受不了的时候,我也没有醒来,带给我的只有头晕眼花的缺氧感觉,

当我最后一次将整个身体浸入水中的时候,我数到了170秒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敲门声。

幻觉,绝对的幻觉。

我坚持住,就能回到我的世界了。

我仿佛听到了女孩的声音,我迷糊了。

“我说,你是在自杀吗?”女人的声音。

女人?我回来了?

点评

我没注意 这个思路 还是怪怪的 我理不清楚 唉  发表于 2021-11-24 23:18
倒数第六和第七段“当……的时候”句式相似。  发表于 2021-11-21 19:48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4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睁开眼睛,白花花的一片。

别误会,我说的是房间的灯光,当然眼前女孩的某些地方,也是白花花的。

“好在没来晚,你真够可以的,你居然把命都交给我,让我这个点来救你,把你从水里拉出来,我要是不相信,我不来怎么办?”女孩有些嗔怒的说。

我望着那双眼睛,水灵灵的,扑闪扑闪的,我的视线,又往下滑了一下,胸口的衣服已经湿了,弄个样子有些尴尬。

“你是谁?”我不认识她。

“你有良心没有,不是你让我来找个时间救你,还给我了房卡。”女孩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给了你房卡?”我今天才住进来啊,我大脑不够用了。

“你是不是把脑袋憋坏了?”女孩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感觉到她的手很凉。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了,我们很熟悉吗?”我坐起来,看着她

那晚,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我以现在的理解能力,没法理解。

我们一直是在网络里的朋友,三周前,我突然很神秘的很正式的告诉她,让她在今天这个时间来这个酒店救我,同时我还非得要走了他的地址,邮寄给了她房卡。

“我给你了房卡,可是我今天才住进来啊。”我向她解释。

然后她掏出了房卡。

我傻了,也对,没有房卡她是怎么进来的呢?

我无法理解这个事情,她说她叫于飞。

“可能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事情,休息几天就好了,你为什么要自杀呢?”于飞问我“既然你要自杀,为什么要让我来救你呢?”

“我让你救我,我真的记不住了,我也不认识你。”我一脸的迷茫。

“你先休息,我去找点喝的。”于飞扶我躺下,转身去拿宾馆的水

于飞转身过去,转身的瞬间,我偶然间好像发现于飞的腰间有东西。

我闭上眼睛,思索着这一切,这都哪跟哪?我被赶出了我家,我让我不认识的人来救我,我到底是谁。
“喝点水吧,缓缓情绪!”于飞拿着两瓶水,她再喝一瓶,递给我一瓶。

我接过水,看着她俏丽的脸,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到底是谁?如果我是穿越过来的,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世界的人?如果我不是穿越来的,那我现在家里的男人是谁?想到这里,我心头猛然一动,如果我不是穿越来的,如果不是?

我扔下水,准备起身回家看看。

“你干嘛去啊?”于飞看我突然蹦起来。

“我突然想回家。”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回家?回哪个家?”于飞追问我。

“我自己家啊,我孩子还在家呢。”我急匆匆往外走。

当我走出这个房门的时候,我好像余光扫到于飞对着什么说了一句话,但是我当时没当回事。

夜晚的路上,昏黄的路灯,偶尔飞驰而过的汽车,我跑向家里,我突然觉得,穿越这个事情太扯淡了,60多亿人,我哪有那么幸运,从来买彩票都没中过10块的人,能有这份幸运?我不信,我当时为啥会觉得我穿越了?我得回家找到他,赶走他,那是我的家。

但是,很快我发现了一个更神奇的事,我好像迷路了,没在我熟悉的家附近,迷路了,哪里都看似熟悉,但是又觉得似乎不认识。

我在晚风中,迷路在路口,看着车来车往,看着灯火辉煌,我迷失了我自己。

我瞬间想不起我是谁,想不起我要来做什么,我甚至想不起,我的名字。

我看到于飞距离我很近,对我说“你还好吗?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这句话明明在我身边说的,我反而听起来,很遥远,很空洞,很清灵,我好吗?我问我自己,我在一天之内,弄丢了我自己。我还好吗?

我也不知道我还好不好,我心态几欲崩溃,我回头看向于飞,“你是谁?”

”我?我于飞啊,你不认识我了,我刚才救了你!“于飞一脸不解。

“我知道你刚才救了我,我问你,你到底试谁?还有我是谁?”我突然压低了语调,看向于飞的身后。
于飞看到我的眼神,向后一扭头,我瞬间发力,向远处的黑暗跑去。

点评

我们一直在一个网络里的朋友————  发表于 2021-11-25 10:29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8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色,星空,晚风,我。

我躲在我家附近一个刚开盘小区里,我试了几个,拉开了一个因为有装修工人,所有没有上锁的楼门,悄悄的爬到顶层,顺着梯子,钻到了楼顶。


我趴在楼顶,看着路灯下的世界,那凄美的街道,那偶尔的车灯,我再找于飞,我在跑之前,脑子里闪过了好多东西,那些信息能大脑记忆,更像肌肉记忆,我在那瞬间,仿佛在于飞的脸上看到了什么,又好像没看到,我逐渐失去了本来应有的记忆,于飞说她有我给的房卡,我不是巫师,怎么可以未卜先知?就算我给他邮寄了房卡,那房间就该是我一直开好的,而不是我几天才开的,如果是我一直开好的,我怎么会今天又来这里开房呢?

等等,我大脑叫停了我的思绪,我掏出手机,迅速的关机,取出手机卡,然后轻轻的在楼顶巡视,观察者附近的动向,如果于飞有问题,她一定会再次找到我。如果她确实和我只是网络上的热心网友,我这么一折腾,估计也一边回家一边骂我神经病,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躺在冰凉的楼顶,看着漫天星空,我问自己,我是谁。


不安的心,焦虑的情绪,左右着我,我从开始就发现这个事情太诡异了,如果我是我,那家里那个是谁,如果他是我,那我是谁?如果我不是我,那我的记忆从哪里来?我不信什么穿越,什么未来,那种概率到不了我身上。


我的记忆,是我目前判断事物发展的唯一依据,但是在这个物质世界里,最靠不住的,就是记忆,记忆会骗人,会被蒙蔽,会误导我们,那我究竟是谁?


我时不时的翻身,时不时的看看楼下,我没有困意,也没有疲倦,我只是在脑子里回忆那些该知道的事情。
   
第二天的清晨,我在太阳苏醒之前,偷偷下了楼,第一缕阳光出现的时候,我端起羊汤,软软的饼卷起金黄酥脆的油条,配上热腾腾的羊汤,一顿美味的北方早点。


我一边吃着早点,我一边观查着周围,并且借助结账的时候,看了一眼老板墙上的表,6点半。


熙熙攘攘的早点摊,当我把最后一口羊杂吞到肚子里之后,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决定跟踪我自己。


看着他的车驶出小区之后,我回到了我家,我的家,我像做贼一样的回来了。


很熟练的从柜子里找出了我那几身平时外出的户外装备,迅速的消失了。


蒙面的头巾,防风的外套,城市军靴,我顺手将楼道里哪位大爷据为己有的共享单车骑走了。


我想起一家咖啡厅,那里是我以前常去的地方,从这里,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的看到我的办公室,看到里面的一举一动,可是当我顶着风,骑到哪里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咖啡厅,更没有我的单位,那里是一篇带开发的拆迁之地。


    世界的边缘,宇宙的边缘可怕吗?不可怕,真的不可怕。可怕的是,我走到了陌生的记忆边缘。


凌乱的工地,破败的场景,飞扬的烟尘,懵逼的我,组成了那一幅绝美,哦不,绝望的场景。


我下车,走进了那片荒芜,试图寻找曾经的感觉,逝去的记忆,但是我失望了,一切虽然还没有全部的爆破,但是确实不是我记忆里的地方,确实是一个陌生的环境,那我记忆力的单位和咖啡厅呢?真的是我生病了?


扭回头,背后是豪华的都市,转回来,眼前是破败的尽头,我是谁,我在哪里?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一辆警车停在我身边,下来的警官看了看我,让我出示了身份证,查验之后,又提出看我背后的战术背包。


在他们的注视下,我打开了背包,衣服,望远镜,简单的高热量食物,我一件一件给他们展示着,直到最后,当我摸到的时候,我知道坏了,那是我的丛林军刀,一直插在背包的隔板上,我迅速的换了地方,不在去触碰那个东西,随手从背包的另一个隔板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再掏出来之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当我掏出来的时候,警察已经喊出了让我不许动的口令,我手里是一把枪。

点评

艾玛,追剧  发表于 2021-11-29 18:56
于飞这个人物还是朦胧了些。现在提到她没有具体的印象。把她当作重要工具人的话,是不是之前就该侧重多描几笔呢  发表于 2021-11-28 23:56
字那么小,首字既不内缩,段落也不分行,欺负我眼神不好啊。  发表于 2021-11-28 23:54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枪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我心里很清楚。

面对着警察紧张,我试图用微笑缓解压力,我从心里压根就不相信,这玩意是真的,我一边用挤出来的笑脸解释,这是个玩具,不信我给你试试。

拉栓,打开保险。我面带微笑。

枪响了。不远处的半截残垣,爆出烟尘。

我kao!

建筑工地的断瓦残垣上,三道身影依次闪过,我在前面,警察在后边。

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老子得跑快点,这玩意让抓住我就说不清了,莫须有的东西,莫须有的事情,莫须有的我,整个一个板上钉钉的冤假错案。先跑了再说吧,老祖宗说过,三十六计跑才是王道。

飞速的穿梭在拆迁的场所里,我仿佛听到了警察在呼叫支援,我也恍惚看到更多的人在往这里聚集,空气迅速的穿梭于我的肺部,很快,我的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警察开枪了。

往人多的地方跑,我的即时反应。

当我气喘吁吁的钻进了商场的之后,我迅速的找到了洗手间。

灰头土脸的进去,很快,我换了一身衣服,用外套遮掩着背包,一起提在手里,顺着人流,低着头,尽力避开上面的各种监控,以最短的时间走出了商场。

不用想我也知道,现在一定在搜索我,那玩意的意义是个国人就知道,大案啊,我他么真倒霉。


还没有弄清自己是谁,又摊上这重大案件,我也是醉了,顺着墙根我往没人的小巷里转,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不断靠拢的警车,fuck!

我的包里为什会有那玩意?我的记忆里我从来没接触过那玩意,我出外露营、爬山、野行我确实会带一把丛林刀用来防身,但是在中国要携带那玩意,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包里出现那东西,难道是那个我的,而不是我的?但是我要是这么和警察解释,我估计会被关进精神病院。

一道光在我脑子闪过,我拨通了我记忆里的单位的电话,我通过座机找我,好神奇。

“包里的那个玩意是你弄来的?”我开门见山。

“你动那个包了?”那个我语调没变。

“警察追我呢?”我的声音很小但是很急促,“你别不当个事,我们是一张脸,人脸识别会把警察引到你那里的。”

“我今天没离开单位,你快跑吧!”对面的我,挂了电话。

我靠!

他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但我呢?我真的属于这里吗?我脑中浮现出这个感觉。

警笛声已经很近了,我抓着被我,环顾四周,心里茫然,天下之大,我居然想不出要去哪里。

那瞬间,我突然想去看看女儿,然后去自首,豁出去了。

一辆越野车飞速驶来,在我身边戛然而止,然后我看到了驾驶室的于飞,“快!”

我直接钻到了后排,没敢将头暴露在窗外。

“你跑什么昨天?”于飞的语调有些嗔怒。

“我也不知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你让我怎么办?”我脑子飞速的运转,但是依然理不清头绪。

“你到底是谁?”我问于飞。

“你记得我是谁?”于飞一边说,猛地打把,将车开进了一个不起眼的院子,并且我保证,在这个城市生活里几十年的我,居然没见过这个院子,更没有丝毫的印象。

“进来吧”于飞推开了楼门。

不大的院子,一幢单独的小楼,阳光很难洒进来,有些阴冷的感觉,这可是上午啊,我有些哆嗦。

我没有动,而是环视着四周,盘算的墙的高度,门应该如何打开,我在城市的大体方位,而于飞仿佛看穿了我,说到:“你别算计了,你随时可以走,我这里也不想窝藏个啥!”

别人看穿了,我也悻悻然的跟着她进了楼,看起来很古老的楼,进到里面我有了一特殊的感觉,仿佛这里梦中来过。

我看到了于飞给我展示的信息,我在3天前告诉她,去那个酒店救救我,那个邮箱我虽然没有印象了,但是我从那封邮件的格式,看到我自己的独特习惯,可以肯定,那封邮件是我写的。
“房卡呢?房卡怎么回事?”我没回头,问于飞。

“房卡是你放到一个地方的,我取了去救你。”于飞的声音,在我听来好像比昨晚好听了一些。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不记得你,更不记得写过这个邮件,如果我又房卡,那天我为什么要去酒店开房呢,我拿着卡直接去就可以了?”我小口的喝着水,让水在嘴里旋转一会后,才慢慢咽下,“这个不合乎逻辑,现实中也不具有可操作性。我们的关系是什么?”

“你说什么关系?”于飞放下了水杯。

“我记不得你,但是如果我能给你发这封邮件的话,我应该是信赖你的,但是我怎么判断你是与我通信的人。”我双眼盯着于飞,试图从她的表情上看到一些我想看的。

“我们是朋友很多年了,如果网友算朋友的话。”于飞表情毫无破绽,“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什么事情你会想到让我去救你,而不是别人。”

我语塞。

这些都不在我的记忆里,我依然不信赖于飞。

当我心情有些平复的时候,我询问了洗手间的位置。

从洗手间出来,我无意中路过了小楼的监控室,我走进去看着一个个监视器,我随手调出了刚才我进门的视频,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就在于飞带着我走进楼门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注意,我变换了走路的节奏,仿佛在进门的时候,为了躲避什么,故意抬高了脚,但是这个肯定不是我故意而为之,肌肉记忆,或者是直觉。

我在躲避什么?于飞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我在那个位置?

鲜花鸡蛋

香染  在2021-12-3 18:3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签到天数: 189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笑一笑十年少。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笑不出来啊

签到天数: 115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就是你。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1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绿地水池 发表于 2021-11-20 13:07
你就是你。

静待下集。

签到天数: 115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期待下集。

点评

你那一身勋章 哪里找的? 好酷的样子,给我搞点?  发表于 2021-11-20 23:49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56)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来来,帮你移动了哈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156) 鸡蛋(0)
发表于 2021-11-20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呢,后续呢,坐等后续,不然砸你家玻璃

该用户从未签到

鲜花(2) 鸡蛋(0)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0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诺北 发表于 2021-11-20 23:44
后续呢,后续呢,坐等后续,不然砸你家玻璃

后续更新了  原帖盖楼   我说话算数的  哈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小黑屋|Archiver|中画网 ( 蜀ICP备11021737号-2 )

GMT+8, 2021-12-4 19:42 , Processed in 0.065388 second(s), 30 queries .

上网要文明 发言要理性

Powered by Discuz! © 2008-2021 YinHuaBBS.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